視頻|破譯科創策源源代碼②:“卡脖子”難題如何破解?

看看新聞Knews綜合

2021-01-05 23:02:39

過去的一段時間,華為、中興等企業被美方無理打壓的一系列事件,讓國人深切地認識到,打破關鍵核心技術瓶頸,對於走好、走穩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意義。


近兩年來,上海以打造集成電路、人工智能、生物醫藥三大先導產業“創新高地”為牽引,加快突破關鍵核心技術,推動產業從跟跑,向並跑、領跑邁進。1月4日,64個重大項目在上海集中開工,總投資超2700億元,這其中就有不少是落實三大先導產業“上海方案”的前瞻性項目。


5bb54fcf22454773417f27fce15262b6.jpg


上海為何要給這三個產業“劃重點”?


2021年伊始,上海發佈《關於全面推進上海城市數字化轉型的意見》,明確提出,將加快建設集成電路、人工智能等世界級數字產業集羣,加強關鍵核心技術攻關。


近年來,上海圍繞集成電路加速佈局,已經成為我國集成電路產業最集聚、產業鏈最完整、自主可控能力最強的地區。到2019年,上海集成電路行業銷售收入已達1706億元,產業規模在全國的佔比超過20%。


5f623ce79945b74a2d7df6be17c57e17.jpg


而在生物醫藥領域,以張江生物醫藥創新引領核心區為軸心的“1+5+X”特色產業空間也在加速佈局。


人工智能領域,一批產業鏈企業也正不斷集聚發展。去年,華為生態創新中心、壁仞科技、百度飛槳等36個重點AI項目簽約落滬。此外,像商湯人工智能超級計算機、依圖高性能人工智能芯片等項目也正加緊建設,力求找到人工智能產業“缺芯少魂”的突破口。


為何要聚焦這三大產業?上海科技大學信息科學與技術學院的執行院長、上海市人工智能戰略諮詢委員會專家虞晶怡教授告訴看看新聞Knews,三大產業除了在先導性、戰略性和引領性方面具有突出優勢以外,彼此之間還是相輔相成、具有高度關聯性的。


例如,人工智能要實現落地,需要大量的數據來源、強大的數據處理,最終還需基於實際的應用場景。相反的,生物醫藥領域的發展也離不開大數據的智能化支持。從這個意義上來説,三塊行業如果彼此互相作用,則可實現“1+1+1>3”的疊加效果。


集成電路攻關最大的挑戰是什麼?


過去的一段時間,一些不確定因素的存在、外部環境的變化,加深了我們被“卡脖子”的痛感,也加劇了掌握關鍵核心技術的迫切性。2020年9月15日,美國對華為的“斷供”禁令,也讓芯片的“卡脖子”問題備受外界關注。


加強集成電路的研發攻關,上海無疑具備優勢。


上海儀電集團戰略企劃部總經理、原上海市經信委軟件與信息服務業處處長劉山泉表示,上海在經過30多年持續性的佈局和推進後,在國內的產業規模上無疑是處於一個領先的位置。同時在集成電路的硬件製造和軟件設計方面,都具有比較強的優勢,是國內產業鏈最完整的地區。不過,雖然產業規模完備,但在產業的高端技術上還存在短板。


劉山泉認為,集成電路在產業方向上的整體突破,依賴我國工業製造基礎的整體提升。從這點上來看,上海擁有很好的集成電路產業基礎。因此,在補齊短板問題上,上海在發揮好製造、人才方面優勢的同時,還要依託我們在工業門類上比較齊全的特點,加大產業技術再造工程的推進力度,在實現工業基礎整體提升的基礎上,實現集成電路產業的率先突破。


f5baef12f9ed455edc2d0389235dcdc6.jpg


如何補齊基礎研究的短板?


攻堅關鍵核心技術,基礎研究是源頭。


近年來,上海不斷加大基礎研究領域的投入力度,例如,從2019年開始,上海在基礎研究領域選擇了14家高校、科研院所的20個項目,開展項目經費使用“包乾制”改革試點,不設科目比例限制,由科研團隊自主決定使用經費。


在虞晶怡看來,補齊基礎研究方面的短板,特別重要的一點是學科間的交叉融合。最近上海也已在這方面做出嘗試,上科大近期開設了一門關於“AI在工程與科學中的應用”的課程,讓物質學院的、生命學院的、信息學院的老師交叉上課,也為基礎研究的探索提供了新的思路。


劉山泉認為,對於基礎研究領域的發展,我們常常聚焦於技術,但從長遠看來,也離不開體制的共同作用。在過去的實踐過程中,基礎研究似乎與企業市場間還存在着一定的“縫隙”,想要補齊這方面的短板,我們還需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,直面市場的需求,在產、學、研領域加強合作,實現整體性的突破。


962f74fc7ae2e678a6b5322400e08063.jpg


上海為何廣發“英雄帖”?


激發科技創新活力,離不開人才。


近幾年,上海還積極探索實行重點項目攻關“揭榜掛帥”,對揭榜方不設行業門檻限制,真正做到“英雄不問出處,能幹就來揭榜”。


上個月,在2020海聚英才創新峯會上,上海面向海內外人才和各創新主體,發佈了涉及867家企業、2400多個關鍵核心技術攻關項目需求,涵蓋集成電路、人工智能、生物醫藥、智能製造、先進材料等多個重點領域,以“揭榜掛帥”形式向全球發出求賢令。


這樣一個科技攻關的“英雄帖”,與以往的項目申請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?


虞晶怡認為,首先,“揭榜掛帥”要求人才本身要具備較高的素質,能夠做出一些具有原創性、策源性的研究成果;其次,國家和政府需要甘當“綠葉”,給予足夠的支持,使科技工作者能夠有足夠的“底氣”去繼續研究工作。


而這一機制,也為產業整體發展提供了一種全新的思路。


劉山泉補充説,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裏,我們的資源過於分散,投入也不夠聚焦,對很多項目的產業化和攻關成果的評價機制上,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。新一輪的“揭榜掛帥”模式,更多強調的是以目標、結果作為導向,相信依託龍頭企業,可以積極探索重點項目攻關的新模式。


(看看新聞Knews編輯 楊龍躍 董亞歡 郝苗苗 畢俊傑)

版權聲明:本文系看看新聞Knews獨家稿件,未經授權,不得轉載。

相關新聞

關鍵字:芯片集成電路人工智能